今天七星彩走势图|12080七星彩走势图
當前位置 : 浙江文明網 > 市縣動態 > 寧波 > 余姚

余姚農村文化禮堂:鄉村文明主陣地 村民精神新家園

發布時間:2019-05-14 16:13:57 來源: 浙江文明網 余姚市文明辦

  農村文化禮堂是“實現精神富有、打造精神家園”的重要載體,也是文化強市建設的重要基石,更是鞏固農村思想文化陣地的重要保障。自2013年以來,余姚根據浙江省、寧波市的統一部署,圍繞“文化禮堂,精神家園”的目標定位,堅持科學規劃,立足常態長效,深入推進農村文化禮堂建設,切實將農村文化禮堂建設成為與美麗鄉村、美好生活相契合的精神家園。截至目前,余姚已建成農村文化禮堂162家,覆蓋率達61.1%。2015年,余姚獲得浙江省農村文化禮堂建設先進縣(市、區)稱號。

  近日召開的全省農村文化禮堂建設工作現場會公布了2018年驗收合格的293家五星級農村文化禮堂,余姚有4家上榜,分別是陸埠鎮袁馬村文化禮堂、蘭江街道蘭墅橋村文化禮堂、低塘街道湯家閘村文化禮堂、陽明街道北郊村文化禮堂。至此,余姚星級農村文化禮堂隊伍再次擴容,浙江省五星級農村文化禮堂總數達到7家。

  據了解,五星級農村文化禮堂是全省農村文化禮堂的最高榮譽,要名列其中,門檻不低。此次上榜的4家農村文化禮堂,在堅持規范建設的同時,立足于自身特色,深入挖掘自然、人文資源,構建農村文化矩陣,切實打造凝心聚力的“精神家園”,讓村民身有所棲、心有所寄。

  袁馬村文化禮堂:“建、管、用、育”一體化

  2013年,隨著全省掀起的農村文化禮堂建設高潮,陸埠鎮袁馬村根據上級相關要求,結合村莊實際,在充分利用村落文化宮的基礎上,建成了具有自身特色的文化禮堂,包括家園館、農家書屋、室內歡樂大舞臺、婚嫁壽宴廳、籃球場等。

  為進一步探索農村公共文化服務持續發展的長效機制,創新村級文化建設的內容與形式、方法與手段,確保文化禮堂有人管事、有章理事、有錢辦事,2015年12月,袁馬村成立余姚首個文化禮堂理事會,作為該村文化禮堂的決策和管理機構。“文化禮堂給周邊群眾帶來精神教育、文化享受和生活便利的同時,也面臨著資金不足、管理薄弱、活動開展困難等問題。成立文化禮堂理事會有利于真正實現文化禮堂‘建、管、用、育’一體化。”袁馬村負責宣傳工作的黨支部委員馬再軍說。

  據介紹,袁馬村文化禮堂理事會共有理事19名,其中理事長由袁馬籍企業家翁國暢擔任,常務副理事長由村委會委員袁海漲擔任,理事會秘書長和文化禮堂管理員由村宣傳文化員翁海燕兼任。理事會按照章程辦事,明確了宗旨和業務范圍、組成及權責、運作方式、理事長會議制度等,同時設立監事會。為規范資金管理,理事會還專門制定了財務收支管理細則,設立文化禮堂獨立賬戶,將來自不同渠道的資金劃入該賬戶,實現專款專用,統一管理。

  目前,理事會下設鄉村歌手隊、舞蹈隊、戲曲隊、乒乓球隊等文體團隊,團隊負責人均為文化禮堂理事會理事,基本形成了“文化工作由村黨總支、村委會主管抓,文化禮堂理事會分工抓,秘書長具體抓,文體團隊共同抓”的工作機制,改變了原來由村兩委直接管理文化禮堂的局面,探索出“民間主導文化創新”的新模式。

  “理事會成立后,文化禮堂的活動開展得更加有聲有色了。”馬再軍告訴記者,近年來,文化禮堂理事會充分利用該村的紅色文化、山水文化、人文歷史資源,組織開展了“踐行核心價值觀,建設美麗袁馬村”文化藝術節元旦文藝演出,“春色滿園”新春戲曲專場演出,袁馬好聲音比賽,“綠色騎行,山水袁馬”環陸埠水庫自行車騎游大會等精彩活動。同時,文化禮堂理事會積極實施“走出去”戰略,組織文化團隊前往各地開展“文化走親”活動,把袁馬文化傳播到更遠的地方。據悉,袁馬村文化禮堂理事會已創建成為寧波市公共文化示范項目。

  蘭墅橋村老年樂隊的孫天佑在該村文化禮堂排練節目(余姚日報記者張伊夢攝)

  蘭墅橋村文化禮堂:改變村民生活方式

  蘭江街道蘭墅橋村區域面積2.37平方公里,現有村民3193人,外來人口6000余人。近年來,為進一步滿足村民精神文化生活需求,該村認真貫徹落實浙江省、寧波市關于推進農村文化禮堂建設的要求,通過資源整合,因地制宜地建設了集“一館、一臺、二堂、五室”于一體的文化禮堂。2017年,蘭墅橋村文化禮堂被評為首批寧波市四星級文化禮堂。

  投資60萬元的歡樂大舞臺于2013年6月投入使用,占地約200平方米,并建有屋頂,配有燈光、舞臺幕布等設備。為了更好地舉辦文娛活動,歡樂大舞臺于2016年6月進行施工維護、設備更新。依托歡樂大舞臺,蘭墅橋村積極打造“一村一品”的文化品牌,已成功舉辦六屆“蘭墅好聲音”專場秀活動。同時,按照“月月有主題”的要求,村里每月都會開展一次文化主題活動,以村民自編自演、文藝團隊交流演出、公共文化服務配送等形式,讓村民在家門口就能享受到文化大餐。

  歡樂大舞臺和燈光籃球場的邊上是村落文化宮,設有棋牌室、影音室、乒乓球室等,深受村民的喜愛。“這里實行全年開放式服務,節假日會安排工作人員值班,老年人都喜歡到這來聚聚,可熱鬧了。”蘭墅橋村黨支部書記張百凡介紹說。

  文化禮堂由蘭墅公寓二期物業配套辦公樓改造:一樓是婚嫁壽宴廳,為村民提供酒席場地,多的時候一年要舉辦上百場酒席;二樓是家園館和綜合活動室,家園館面積150平方米,以文字、圖片、實物等形式展現蘭墅橋村的歷史變遷和人文風貌;三樓開辟了一間舞蹈室,供村舞蹈隊排練舞蹈。

  文化基礎設施的健全促進了文化隊伍的快速發展,也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村民的生活方式和村莊的文化面貌。據了解,蘭墅橋村目前有鑼鼓隊、民族舞隊、戲曲隊、門球隊等10支文體團隊,經常參加街道、余姚的比賽并取得了不錯的成績。

  今年69歲的孫天佑是村老年樂隊的一員,擅長琵琶、葫蘆絲、揚琴等樂器。他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和隊員到文化禮堂二樓的綜合活動室排練節目。“我們老年樂隊有9名隊員,都已經退休,大家因為喜歡樂器走到了一起。平日里,大家玩玩樂器,有說有笑,精神面貌好了不少。”孫天佑笑著說,“我們還會組織一些活動,和外村甚至外市的音樂愛好者同臺表演、切磋技藝,日子過得有滋有味。”

  湯家閘村旗袍隊參加演出(來源:余姚市低塘街道湯家閘村)

  湯家閘村文化禮堂:骨干引領活動多

  文化禮堂的建設離不開文化隊伍的培育。文藝骨干將文化“種”下去,才能帶動基層文化傳播。近年來,低塘街道湯家閘村在不斷完善農村文化禮堂硬件設施的同時,積極培育扎根基層、扎根鄉村的文化工作者和文藝志愿者隊伍,挖掘鄉村文化能人,讓他們真正成為基層文化的耕耘者,為文化禮堂特別是歡樂大舞臺的常態長效運作提供人才隊伍保障。

  湯家閘村的文化員金鳳不僅是文化禮堂活動的策劃者,也是低塘街道頗有名氣的文藝骨干。“我是2013年到湯家閘村擔任文化員的,那時候,村里可以說是零基礎,只有一支銅管樂隊,有活動的時候得請外村的團隊過來支援。”金鳳說,為了把村里的文化團隊組建起來,她到村文化廣場教村民跳佳木斯廣場舞,和村民拉近距離,順便物色好苗子。“我這人比較豁得出去,看到合適的人選就厚著臉皮上前問人家愿不愿意加入文化團隊。”

  就這樣,在村兩委的支持下,在金鳳的組織帶領下,舞蹈隊、戲曲隊、旗袍隊、腰鼓隊等一支支文化團隊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并不斷發展壯大,村里的文化禮堂也逐漸熱鬧起來。“我們已經在村里的歡樂大舞臺上舉行了多場大型演出。平日里,各個團隊會不定期地去那里表演,受到村民歡迎。我們還積極組織‘文化走親’活動,或者進企業、學校、敬老院開展文藝表演,受到好評。”金鳳說,這些團隊還因為節目優質登上了省市級舞臺。

  在湯家閘村所有的文化團隊中,名氣最大的要數旗袍隊了,不僅在2018年市禮儀旗袍風采大賽中獲得“最美團隊風采獎”和“團體賽網絡人氣獎”,還在今年參加了由浙江省委宣傳部主辦的農村文化禮堂“我們的村晚”,這是低塘文藝團隊第一次登上省級舞臺。“旗袍隊是2016年組建的,隊員中有醫生、教師、學生、個體戶,年紀最小的才16歲。”金鳳告訴記者,“平時訓練、參加演出,大家有說有笑,非常開心,旗袍秀給我們帶來了更健康的生活方式,讓我們更加自信,我們也成了旗袍文化的傳播者。”

  今年47歲的湯家閘村婦聯主席張國芬是戲曲隊的“臺柱子”,唱戲是她一直以來的愛好和夢想。“沒加入戲曲隊前,我在家里‘小打小鬧’,唱給自己聽,所以,剛開始站上舞臺時,有點心慌。現在,表演次數多了,經驗慢慢積累,我越來越自信了。”張國芬告訴記者,去年,戲曲隊在“一人一藝”杯2018年余姚市業余文藝團隊大展演中獲動態類銀獎,在余姚市理論說唱大比武中獲得三等獎,還受邀參加了寧波市文化禮堂“村晚”。

  北郊村舉辦重陽敬老禮儀活動(來源:余姚日報)

  北郊村文化禮堂:周周有活動月月有演出

  “這里好啊,可以看電視、下棋、打乒乓球,還可以和街坊聊天,別提有多熱鬧了。”今年68歲的魯連如是陽明街道北郊村人,平日里一個人在家閑得無聊,村里的文體活動中心就成了他娛樂休閑的好去處。“除了這里,我有時候還會去圖書閱覽室看看書,去道德講堂聽聽課,歡樂大舞臺有演出的時候會去看表演,文化禮堂豐富的活動讓我的老年生活有了奔頭。”

  據了解,北郊村文化禮堂建于2013年,投資450萬元,涵蓋家園館、歡樂大舞臺、文化廣場、道德法治文化長廊、燈光球場、道德講堂、“春泥”活動室、圖書閱覽室、文體活動中心等。文化禮堂建起來后,該村充分按照“吸引群眾參與、提升群眾素質”的文化禮堂工作要求,利用現有活動場地積極開展形式多樣的活動,不斷發揮文化禮堂的積極作用。

  北郊村黨支部副書記潘紅君向記者介紹,北郊村目前擁有旗袍隊、經絡操隊、腰鼓隊等文體團隊10支,村集體每年都會提供至少3萬元的資金用于團隊開展活動。按照“周周有活動、月月有演出、年年有主題”的要求,文體團隊積極發揮“主力軍”作用,以“周末劇場”的形式進行演出,極大地豐富了群眾的文化生活。同時,該村利用元宵節、清明節、端午節等傳統節日開展文化活動,比如今年元宵節前夕,組織村民在禮堂內包湯圓、猜燈謎、寫“廉”字,營造了濃濃的節日氛圍。

  除了特色文化活動,教育活動和禮儀活動也是該村文化禮堂的一大亮點。在教育活動方面,該村結合“春泥計劃”實施工作,以余姚市“春泥”志愿服務百村行活動為載體,在“春泥”活動室開展各類未成年人道德教育實踐活動;依托道德講堂,設立余姚市老年大學北郊村教育點,開設健康養生、智能手機、法律知識等課堂。在禮儀活動方面,該村開展以愛國愛鄉教育、傳統民俗傳承為內容的主題活動,不斷提升文化禮堂的吸引力和影響力。“每年重陽節,我們都會開展敬老主題活動。”潘紅君告訴記者,去年,該村在歡樂大舞臺舉行了“孝滿人間愛在重陽”北郊村迎重陽暨退休職工風采展文藝表演,活動現場表彰了“十佳好媳婦”“十佳好婆婆”“十佳美麗家庭示范戶”,進一步倡導文明新風尚。

  “把文化禮堂有效利用起來,越來越多的村民從旁觀者變成了參與者,人與人之間的感情自然也就深了。”在潘紅君看來,合格的文化禮堂不僅是精神家園的載體,更是維系村民團結和睦、奮發向上的精神紐帶,也在無形中凝聚著村民對家鄉的認同感、歸屬感。以群眾喜聞樂見的方式,讓文化禮堂真正“活起來”“用起來”,才能把這項得民心、順民意、暖人心的工程做實、做好、做出成效。(來源:余姚日報)

標簽:編輯:毛寧
今天七星彩走势图 信游娱乐最新登录地址 vr赛车游戏设备 牛彩网排列三试机号 丹麦超级联赛积分榜 pk10免费手机计划软件 竞彩足球分析app 时时彩后三一码不定位技巧 秒速时时开奖号码 广东南粤风彩今晚开奖 双色球历年开奖号码表